◎作者:水均益◎長江文藝出版社◎2014年4月出版
  導讀:從曼德拉到金正恩,從法蘭西到美利堅,從伊拉克戰地到索契雪山;突訪朝鮮,遙望寶島臺灣,訪日本眾首相,看俄羅斯政壇……這是“央視名嘴”水均益以衝鋒在新聞前沿的記者視角所親歷的世界變遷。戰地記者,高端訪問;新聞老兵,一往直前!
  鮑威爾的證據讓全世界啞口無言,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件事,仿佛就此坐實
  十年後再來看所謂的“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”事件,當然是子虛烏有,但當時卻傳得有鼻子有眼,我們這些身在風暴中心的記者,便需要撥開迷霧去追蹤真相。
  我們經常跟美聯、路透、CNN的記者約好,去聯合國辦事機構外守著,和武器核查人員玩“貓捉老鼠”的游戲。他們一動,我們就上車跟蹤。對方發現我們後,就會想辦法甩掉我們,在某個岔路口,他們的車隊突然一分為二。我們那時欠缺足夠的通訊設備,只能憑藉常年的鬥爭經驗形成的默契來行動,比如美聯的車在前面,他們會從車窗里伸出手,指著某個方向,示意我們分頭去追。
  當然,核查小組也會階段性地召集記者發佈消息,往往卻是:“我們這次的成果依然是高度懷疑,但這次並沒有查到有效的證據,證明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。”
  伊拉克當局也會利用媒體來證明自己的清白。有一次,穆赫辛把我們召集起來,參觀一架西方國家指責說是“薩達姆用來釋放化學武器”的無人機。
  飛機停在巴格達郊外一家普通工廠的空地上,看上去像是架大號航模,機翼也就一米多長。冀惠彥是軍事記者,一看就知道,這種飛機根本不可能裝芥子武器或化學毒氣彈,其實就是一架灑農藥的無人機。
  眼看一切核查都無功而返時,一個驚天大轉折出現了。
  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在聯合國安理會上,出示了據說可以證明伊拉克擁有、製造和儲存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大量證據,一個代號“曲線球”的情報人員成為關鍵人物。據說他是伊拉克的前科學家,曾經在生產研製化學武器的秘密部門工作過,後來從伊拉克轉到約旦,叛逃到德國,將情報告訴美國中央情報局。
  有一段錄音,是兩個人在電話里交流。一個人說:“那個東西送到了沒有?”另一個人回答:“上校,你放心,我已經送到了很安全的地方。”鮑威爾解釋,他們是在運輸大規模殺傷性武器,這段電話被監聽並且記錄下來。
  鮑威爾的證據讓全世界啞口無言,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件事,仿佛就此坐實。鮑威爾演講時,我們擠在穆赫辛的辦公室看電視轉播,我看見,穆赫辛不再不可一世,那種大限將至的表情,很真實地浮現在這個伊拉克新聞官員的臉上。
  2月中下旬,中國駐伊拉克大使館下了通知:下一個禮拜,第一批使館人員要撤出了。
 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,我們有可能會被勒令撤出。那個時候,中國在伊拉克的記者已陸續撤離,除了我們,只剩下新華社巴格達分社,由我的老同事張蘭華帶隊。
  我必須面對一個艱難的抉擇:如果新華社也撤,我們留不留?怎麼留?
  整個報道組都很擔心,我給他們鼓勁:“之前花那麼大力氣進來,就是要守到戰爭爆發那一刻!能堅持多久,咱們就要頂多久!”
  可形勢不容樂觀。有一段時間,每天做完報道後,我和冀惠彥就坐在拉希德飯店的窗臺上,透過夕陽餘暉,看著窗外的底格裡斯河,看著巴格達鐘,看著整個巴格達市區,談論思考著同一個問題:怎樣才能留下來?
  我分析,如果使館和新華社都撤,台里領導肯定要考慮我們的安全,號令班師的金牌就很可能發過來。我們不想前功盡棄,於是制訂了一整套“留守戰略”。
  第一步要發“安民告示”。我不斷給台里發傳真,彙報工作表決心。我特別強調全體人員狀況良好、鬥志高昂,各項工作正常進行,已經形成了完整的報道體系,並未受到緊張局勢的影響。同時我也表現出很強的安全保障意識,包括如何緊急避險、戰時物資囤積、預先瞭解撤離路徑等。
  我還植入了一個信息,那就是:媒體與使館人員不同,撤與留,記者應該有獨立和職業的判斷。路透在這裡,美聯在這裡,目前伊拉克還有約200名記者,新聞大戰沒有結束,我們沒有理由走!我甚至故意“提醒”:鳳凰衛視也馬上會派第三批記者來,當然我壓根兒不知道那會是閭丘露薇。(連載二十二)  (原標題:益往直前)
創作者介紹

進口傢具

ck03ckduf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